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参天之傅

以日影测时原理制作并应用的傅,是中华上古文明的一颗晶莹璀璨的明珠。

 
 
 

日志

 
 

(转)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  

2016-06-30 22:57:11|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由张海瀛先生(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研究员)发表在《文物世界》、经傅明先生(中华傅氏商会总会副会长)摘编的《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读《傅史》随笔,读来很有启发,使我对傅氏历代名人有了更多的了解,特推荐给傅氏宗亲一阅。

《傅史》作者傅山(1606年--1684年)汉族,山西太原人。明清之际思想家。初名鼎臣,字青竹,改字青主,又有真山、浊翁、石人等别名。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上的一座奇峰,被称为“清初六大师”,同时代人评价他“学究天人,道兼仙释”,“博极群书,时称学海”。在书法绘画艺术甚至医学方面也有非凡的造诣。

由于全文很长,现分四次发表于后。

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

——读《傅史》随笔

《傅史》,傅山撰,分为上、下及补遗三部分。其中,上收录32人,下收录19人,补遗收录43人,共95人。丁本《霜红龛集》仅收录上、下两部分,且只有评论,未收本传。补遗部分,则全部未收。本文据新版《傅山全书》撰写。新版《傅山全书》不仅将《傅史》包括《补遗》全部收录,而且还依据山西省博物馆收藏的部分傅山手稿进行了校勘和补充,具有很高的使用价值和学术价值。

《傅史》是傅山对历代傅氏名人所进行的评论,而这些评论是从抄录《说命》、评论傅说开始的。《说命》出自《尚书》,有上、中、下三篇,是记录商王武丁与傅说对话的文献。武丁是盘庚迁殷后第四任国王,是盘庚之侄。 盘庚死后,由弟小辛继位, 小辛之后由弟小乙继位,小乙之后由其子武丁继位。武丁青年时曾生活于民间,走访过隐居在虞(山西平陆)的甘盘,并拜他为师。武丁即位后,励精图治, 求贤若渴。武丁梦见个圣人叫说,他画出其相貌,令百官到处找寻, 最后在罪徒中才找到,原来是个奴隶,但仍被武丁任命为相,这是一个破天荒的伟大创举。由于这个创举是在武丁之梦的旗帜下进行的,商朝人特别迷信、相信托梦,所以也就不加反对了。武丁得到傅说后,君臣二人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对谈,这就是《说命》三篇。在对谈中,武丁表现了对傅说的恭谨、期望和信任;而傅说则全面讲述了治国安邦之道。《说命》三篇,被誉为“武丁中兴”的治国纲领;傅说亦被推崇为“贤相”、“圣人”。“武丁既得说,始以傅岩姓之”,自是被尊为中华傅氏开宗立姓之始祖,并载入谱书,世代相传。傅说辅佐武丁长达五十多年,年老归里,定居于虞地傅岩下圣人涧(山西平陆境内)。早在唐代,这里就建有“傅相祠”,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傅说诞辰,都要举行官祭大典。日本侵华期间“傅相祠”被毁,1995年重建,并增塑“圣人傅说像”。

傅山对傅氏名人的评论是甲申之变后怀着“国破家亡”之痛撰写的。在这些评论中,处处都闪耀着他那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和催人泪下的爱国情操,探讨傅山对于这些人物的评论,对于研究傅山思想发展和变化的轨迹是大有帮助的。本文拟按《傅史》上、下、补遗的顺序,围绕傅山对于每一位傅氏名人的评论,就相关情况略作介绍或说明,仅供阅读《傅史》参考,故谓之随笔。

一、 傅史上

开篇傅山就说:“抄史中诸傅成编,有所可否,辄略论之,盖甲申以后事也。” 又说:“傅,吾宗也,但又不敢以厥宗有私好恶焉,犹言法近始也。”在所抄录的傅氏人物中,“否者不论,即可者,亦未尽为吾意中人。”那么什么是傅山意中之人呢?这就是:“忠孝节义,经术文章,功名智勇,载籍备之矣。” 傅山说:“ 人惟其才,才惟其用。故有幸而无所遇,有幸而有所遇,有幸而有大遇;有不幸而无所遇,有不幸而有所遇,有不幸而有大遇。” 等几种不同情况。傅山认为,“不幸而有所大遇,则非人遇之,天遇之也。天遇之者,如无所逃,不得已而承之。”“故说之遇高宗,亦天也。” “天欲中兴商,故小遇说。抄始《说命》,志傅之始自天也。”

接下来,追述了傅氏之起源。“傅山曰:傅氏,或曰本姬姓之后,古有大繇,出自黄帝,封于傅邑,因为氏。” 傅山的这一说法,出自《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该世系表载:“傅氏出自姬姓。黄帝裔孙大由(即大繇)封于傅邑,因以为氏”。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唐尧是轩辕黄帝的五世孙,唐尧子朱,封于丹渊,故称丹朱。据《古今姓氏书辩证》载,大繇乃尧之后裔,当然也就是丹朱的后裔,夏后氏封大繇于傅邑,故曰:“傅氏实丹朱之后”。傅氏中,有一支改称貍氏,其后遂有貍氏。貍氏又作狸氏,故又曰“傅氏,貍姓也,实丹朱之后”。这些都属于出自姬姓之傅氏。

傅氏起源之另一说认为,傅氏出自商朝名相傅说,或者说商朝名相傅说是傅氏开宗立姓之始祖。据《元和姓纂》记载:“傅,殷相说之后,筑于傅岩 , 因以为姓。”《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广韵》、《姓解》及郑樵《通志·氏族略》均主此说。说,在为相前只有名而无氏。因为当时“贵者有氏 , 贱者有名无氏”, 而说乃是最卑贱的“胥靡”(被用绳索牵连着强迫劳动的奴隶), 当然不会有氏。后来被任用为相后,才以得于“傅岩”地(今山西平陆隐贤社)而被命为傅氏。对此,《史记·殷本纪》有明确记载:“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即傅岩)中。是时说为胥靡, 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 举以为相, 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自是凡傅皆祖说。此说为许多姓氏著作所采用,亦为傅氏族人所认可。

接下来傅山说:“《汉书·功臣表》有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不知其姓所从来,后亦不再有复姓合傅者。” 这里,傅山先生关于复姓“合傅胡害”的说法,有误。

经查证,中华姓氏中确实没有“合傅”这个复姓。经核对《汉书·功臣表》,其原文是:“贳齐合侯傅胡害”,而不是“合傅胡害”。显而易见,是傅山先生将《汉书·功臣表》中的“贳齐合侯”误写为“贳齐侯”,又将“合”与“傅”相连为复姓,从而导致了“合傅胡害” 这样的错误。

经查,《霜红龛集》载:“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又查,《傅山全书》同样记载为“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而《傅山全书》的这段记载是与山西博物院收藏的傅山手稿核对过的。可见,傅山先生的原稿确实如此。从傅山先生所说“不知其姓所从来,后亦不再有复姓合傅者”的叙述来看,“合傅”并非笔误,傅山先生确实是把“合傅”当作一个复姓来看待的。

《左传》二傅: 傅瑕 傅傁

“傅山曰:春秋仅二傅。瑕,乱人矣;傁,殆深士。齐侯伐卫,傅挚右。申驱者,则申鲜虞之子也。傁后二百五十余年,六国赵孝成王时,有武垣令傅豹。又后二十年,有赵将傅抵,皆无大事绩。”

傅瑕: 傅山评价傅瑕“乱人矣”,其根据是《左传》庄公十四年(前680年)发生的这样一件事:郑厉公从栎地出发,领兵侵犯郑国国都,到达大陵这个地方时,俘虏了傅瑕。傅瑕说:“如果放了我,我即可想法让君王您回国再登君位。”郑厉公与他盟誓后赦免了他。六月二十日,傅瑕杀死了郑子和郑子的两个儿子, 迎接郑厉公回国。但郑厉公回国后, 就杀了傅瑕。其原因是“傅瑕对国君三心二意”,是惹祸乱之人。

傅傁: 傅山评价他是“殆深士”,即深谋远虑之人。其根据是《左传》哀公二年(前493年)记述的这样一件事:哀公二年,晋国的赵简子送卫国太子回国,在戚地与运粮的齐军相遇,这支运粮军由郑国的罕达、子般领军押送,随即两军展开激战。 邮无恤为赵简子驾御战车,卫国的太子做车右。郑国人击中赵简子肩膀,赵简子倒在车里,郑国人缴获了他的锋旗。太子用戈救援赵简子。郑军败逃,俘虏了温大夫赵罗。 太子再次进攻,郑军大败, 俘获了一千车齐国的粮食。赵简子高兴地说:“行了。”傅傁说:“虽然打败了郑国,还有知氏在那里,忧患还远没有消除呢!”其后的历史发展证明,傅傁的见解是完全正确的,傅傁是一位深谋远虑的才子。

傅挚,齐侯伐卫,申驱,傅挚为右。原文如下:《左传》襄公 “二十三年(前550年)秋,齐侯伐卫。先驱:榖荣御王孙挥,召扬为右。申驱:成秩御莒恒,申鲜虞之傅挚为右。曹开御戎,宴父叔为右。” 傅山曰:“申驱者,则申鲜虞之子也。”

傅山又曰:“傁后二百五十余年,即哀公二年以后二百五十余年,六国赵孝成王时,有武垣令傅豹;又后二十年,即赵代王嘉时,有赵将傅抵。皆无大事绩。”

西汉诸传

傅宽 傅介子 傅喜

值得提及的是傅宽,北地(治今甘肃庆阳西北)人,他曾跟随汉高祖刘邦打天下, 在楚汉战争中又跟随韩信、曹参平定齐地。汉高祖得天下后被封为阳陵侯,排为第 9 位,是汉高祖分封的 18 侯之一。后为齐相国、代相国,后为兼领屯兵的丞相,显赫异常。孝惠五年(前190年)卒,谥号景侯。傅山对于这位在傅氏家族史上战功卓著、权势显赫的傅宽,给予充分肯定。他不呼傅宽之名,而是称他的封号,傅山说:“阳陵,汉初十八侯之一。际会风云,因利灵金,弧矢不虚,自一时矣。” 后来,阳陵侯傅宽传至其曾孙傅偃时,以谋反罪被诛,国除。

北地傅氏开基始祖傅介子, 北地(治今甘肃庆阳西北)人,初从军为官。 昭帝时出使西域,道龟兹诛匈奴使者,以功官平乐监。其后又因西域的龟兹、楼兰贵族联合匈奴,劫杀汉官员, 他奉命以赏赐为名,携黄金锦绣赴楼兰。在宴席上刺杀了楼兰王,使经常侵扰汉西部边疆的一些国家受到震慑,以功被封为义阳侯。傅山认为,傅介子刺杀楼兰王是一个骗局,有损汉王朝的威德。然而终于平定了龟兹,只能说是运用权术的胜利。傅山说:“刺楼兰乃诈局,不无损汉威德,不如裴行俭。然而终定龟兹,不致乱,无亦权略盛哉!”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西突厥反叛,裴行俭是光明磊落地率领大军平定叛乱的。很显然,傅山是主张用光明磊落的行为夺取胜利的。

傅姓在历史上有两个皇后,即定陶傅太后和哀帝傅皇后。定陶傅太后是汉哀帝祖母, 她曾帮助哀帝登极, 被哀帝尊为太太后、皇太太后。傅太后有同母弟四人:长弟傅子孟,其子名喜,少好学问,有志行,名垂青史;二弟傅中叔,其子名宴,宴的女儿就是哀帝的傅皇后,哀帝即位,傅太后即封傅宴为孔乡侯,食邑三千户;三弟傅子元;四弟傅幼君,其子名商,被封为汝昌侯,食邑三千户。此外,傅太后还追尊同母异父弟郑恽为阳信节侯,并封其子郑业为阳信侯。傅氏与哀帝外家郑氏并为权贵, 盛极一时。哀帝驾崩, 元帝皇后之侄王莽执政, 傅氏除高武侯傅喜就封侯国外, 其余皆被流放到合浦(今属广西 )。

傅喜,字稚游,哀帝即位,以傅喜为卫尉,迁右将军。其时,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始干预朝政,傅喜乃挺身而出,多次谏阻,引起傅太后不满。后来由哀帝出面,赐傅喜黄金百斤,上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养病。结果又引起朝臣抗议。哀帝遂于建平元年(前6年)初,提拔师丹为大司空,任命傅喜为大司马,封高武侯。傅太后求称尊号与成帝母并尊。而傅喜又与丞相霍光、大司空师丹共同维护朝纲,坚持不可,惹得太后大怒。哀帝不得已遂于建平元年9月,先免去师丹大司空的职务,给傅喜看,迫使傅喜就范。但傅喜却刚直不阿,不予理睬。数月后,建平二年二月,乃免去傅喜大司马职务。傅山对于在当时的外戚中出现傅喜这样坚持正义的忠臣,给予很高的评价。傅山说:“高武守道不阿,竟一儒者。呜呼!外戚中乃有稚游。”yishujia.findart.com.cn

东汉诸传

傅俊 傅毅

傅毅,扶风茂陵(陕西兴平)人,东汉文学家, 章帝时曾为兰台令史,拜郎中,曾与班固同校内府藏书,与班固齐名。傅毅与班固同在东汉第一个专权的外戚——窦宪幕府。窦宪, 扶风平陵 (陕西咸阳西北)人 ,字伯度, 其妹为章帝皇后。章和二年 (88年) 章帝死 , 其子和帝10 岁即位, 窦太后临朝,其兄窦宪为侍中, 掌握朝政,后任车骑将军。永元元年(89年) 率军击败北匈奴。后为大将军, 刺史守令多出其门,其家人及奴客横暴不法。永元四年,和帝在宦官郑众等人谋划下,乘大将军窦宪出征得胜归来,调兵遣将控制京城 , 一举收捕窦宪,逼其自杀,夺回政权。郑众也因此封侯,宦官把持政权局面由此开始。其时,班固以撰成《汉书》,扬名天下。而傅毅则英年早逝,名声遂被淹没。窦宪在权势之争中,班固受到牵连,下狱而死。对此,傅山评论道:“然固终以怙宪势死,为古今文人之戒,而毅亦以先卒而无败名。”

傅育,东汉武威人。对于此人,傅山十分欣赏。他记载道:“食禄数十年,秩俸尽瞻知友,妻子不免操井臼。肃宗下诏追褒之,封其子傅毅为明进侯,食邑七百户。”该傅毅与前述傅毅同为东汉人,是姓名完全相同的两个人。

傅燮,傅山认为,傅燮“盖两汉傅氏第一流人。” 傅燮,字南容,北地灵州人,少师事太尉刘宽,后为护军司马。傅燮敢于“不畏权阉,抗疏鸣赵忠”,这在当时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延熹八年 (165年), 桓帝立贵人窦氏为皇后。过了两年,桓帝死,无子,立 12 岁的解渎亭侯为帝,是为灵帝。窦太后临朝听政,其父窦武为大将军执政。窦武与太傅陈蕃谋诛宦官,结果反被宦官击败,从此 , 灵帝完全被宦官所控制。这些宦官贪残异常,如宦官王甫的义子王吉出任沛国相,杀人上万,陈尸示众,民众生活于恐怖之中。灵帝光和元年(178年), 他们竟然公开标价张榜出卖官爵,国家级官员三公九卿 ,则通过左右亲信私下交易。宦官赵忠、张让等人,被任命为最高品级的中常侍,称为“十常侍”。 灵帝甚而说:“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专权,宦宫更加肆无忌惮,朝政黑暗到了极点。在这种情况下,傅燮挺身而出,抗疏赵忠,自然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所以,傅山对傅燮给予极高的评价。

东汉诸传

傅嘏 傅巽 傅彤 傅士仁 傅婴

傅嘏,字兰石,三国魏北地泥阳(今陕西耀县)人,傅介子后裔。魏正始年间(240—249年),官至尚书郎, 迁黄门侍郎,后为河南尹,迁尚书, 因功被封为阳乡侯。主张“才性同”, 与何晏等割裂才性的看法相对立。但由于傅嘏仕魏,傅山对他评价不高,且有点挽惜。傅山说:“不问兰石所仕何时何人,但观其行事,岂不居然名臣?”

傅嘏子傅祗,字子庄,性至孝,以才识称。晋武帝时为太子舍人,累迁散骑黄门郎,赐爵关内侯,食邑300户,母忧去职。服终,为荥阳太守,因治水有功,迁常侍、左军将军。他明达国礼,西晋制度很多都出自他之手。傅祗子傅宣,字世弘,好学,尚弘农公主,怀帝时官御史中丞。年49卒,无子,以傅畅子傅冲为嗣。

晋诸传

傅玄

傅玄(208—268年),字休奕,北地泥阳(今陕西耀县东南)人,魏晋时哲学家、文学家。曹魏时官弘农太守,领典校尉。西晋时官至司隶校尉,追封清泉侯。他学问渊博,思想深刻,精通音律 ,擅长乐府,以文章闻名。他认为自然界是按照“气”的自然之理而运动的, 并把自然和人类历史都看做一种纯粹的自然过程,他反对有神论和玄学空谈。他主张崇尚儒学,认为儒学乃王教之首。尊其道,贵其业,重其选,犹恐化之不崇。他主张贵农贱商。他提出限制士、工、商人数, 保证务农之需。他还提出封建赋税的征派,应当遵守“至平”、“积俭” 和“有常”三个原则,他建议减轻屯田兵的负担。傅氏家族用“尊儒尚学”的楹联赞誉他。他的著作集为《傅子》一书,已佚,散见于《三国志》等书中。

傅咸,傅玄子傅咸(239—294年),字长虞,晋武帝时,官至尚书左丞相。其思想深受其父的影响,也能诗文。傅山说他“刚简有大节,风格峻整,疾恶如仇,推贤乐善”。他曾多次上疏,主张裁并官府,唯农是务。认为“奢侈之费,甚于天灾”。傅氏家族用“崇俭抑奢”赞誉他,恰好构成其父“尊儒尚学”的下联。所以,“尊儒尚学”(傅玄)、“崇俭抑奢”(傅咸),就成了傅氏家族广为流传的楹联。傅咸原有集子,已失传。明朝人辑有《傅中丞集》。

傅山对傅玄及其子傅咸的言行给予充分肯定,他大段大段地转录傅玄和傅咸的上疏。傅道人曰:“休奕父子,皆以建论著于本朝,借为司隶校尉,而性亦刚直相肖,自是傅家有风骨人。”

南宋诸传

傅亮 傅弘之

傅亮 ,字季友,晋傅咸之玄孙, 博涉经史,尤善文辞。曾任东晋中书黄门侍郎,随东晋太尉刘裕北伐,协助刘裕篡位,因功被封为建城县公,入直中书省,专典诰命。后刘裕病死,傅亮与司空徐羡之、领军将军谢晦并受顾命辅政。少帝即位,进中书监、尚书令,领护军将军。后废少帝刘义符 , 迎立荆州刺史、宜隆王刘义隆 (刘裕第三子)为帝,即宋文帝。宋文帝元嘉三年(426年),被诛。

傅隆,字伯祚,傅亮族兄。隆少孤贫,有学行。元嘉初为御史中丞甚得司直之体,转司徒左长史。博学多通,特经三礼。傅道人称他是“元嘉中通儒”。

南齐傅

傅琰 ,字季珪,祖劭,字彦先,官员外散骑侍郎。父僧祐,山阴县令,有能名。傅琰仕宋为武康令,后迁山阴县令,并著能名,二县皆谓之傅圣。赐爵新亭侯。

梁诸傅

傅昭 ,字茂远,西晋傅咸七世孙。祖名和之,父名淡,善三礼,知名宋世。傅映 ,字徽远,傅昭弟,三岁而孤,兄弟友睦修身厉行,非礼不行。傅昭为临海太守时,傅映以昭年高,不可连夜极乐,乃自往迎候,同乘而归。兄弟鬓已斑白,时人美而服焉。及昭卒,映丧之如父,年逾七十,哀戚过礼,服制虽除,每言辄感动。傅山评价他们说:“茂远兄弟,斑白友睦,深伤余情。”

傅歧 ,字景平,北地灵州人。梁武帝大同年间(535—545年),官始兴令,以和言断案,取信于民,深受民众爱戴。太清元年(547年),官太仆、司农卿。其时,专制河南达十四年之久的东魏大将侯景,与东魏实际掌权者高澄的矛盾激化,于是叛降西魏。受到宇文泰猜疑又降梁。梁武帝封侯景为河南王,并令其侄贞阳侯萧渊明统军接应。彭城一战,东魏全歼梁军,生俘贞阳侯萧渊明;同时又大败侯景军,侯景率步骑八百退居寿阳(安徽寿县)。东魏大胜后,复施反间计,遣使与梁朝议和。侯景伪造东魏信件,提出以侯景交换贞阳侯萧渊明及其战俘。梁武帝立即表示,贞阳旦至,侯景夕返。倭臣朱异竭力赞成,唯独傅歧反对,认为这是反间计,切勿上当。但梁武帝一意孤行,完全采纳朱异的意见,结果导致侯景之乱。所以,傅山对于傅歧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萧梁三傅(指傅昭、傅映、傅歧),独景平最有用人。其料贞阳之款,以疑侯景,可谓智士。”

傅縡,字宜事,北地灵州人。父彝,梁临沂令。縡笃信佛教,尽通其学。为文典丽,性又敏速,甚为陈后主所重。然性木强,不持节操,负才使气,陵侮文物,朝士多衔之。时施文庆等佞亲幸,陈后主对傅縡日益疏远。后施文庆诬告傅縡受高丽使金,傅縡遂被后主下狱。傅縡在狱中上疏,痛斥时弊,不屈而死。傅山评价他说:“终心口如一,不委曲贪生,可取也。”

北魏诸傅

傅永, 字修期,清河人。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魏,寻复南奔。有气干,拳勇过人。年二十,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为崔道固城局参军,与道固俱降,入为平齐百姓。王肃为豫州牧,以傅永为平南长史。齐将康祖、赵公政侵豫州之仓口,王肃派傅永抵御。傅永大败敌军,并生擒公政,押送京师。时裴叔业率军侵楚王戌,王肃令傅永破之,获叔业伞扇鼓幕甲仗万余。两月再捷,魏高祖嘉之,拜安远将军、镇南府长史、汝南太守、贝丘县开国男。其后,又屡战屡胜,享誉北国。傅山评价他“以功名著北五十年”。

北魏还有傅竖眼, 本清河人。祖父融,南徙度河,家于磐阳,为乡闾所重。融有三子,傅竖眼乃第三子之子。沉毅壮烈,少有父风。入魏,以军功累迁益州刺史。傅竖眼不营产业,衣食之外皆赐夷首,振恤士卒。以恩信为本,保境安民。远近杂夷相率款谒,仰其德化,思为魏人矣。后为歧州刺史,复转梁州刺史。梁州人既得竖眼为牧,人咸自贺。而竖眼至州遇患,不堪综理。其子敬绍险暴不仁,甚为人害。其时,北梁州长史锡木儒率军入犯,竖眼遣其子敬绍率众反击,大破之。敬绍见天下多事,欲杜绝四方,擅据南镇。令其妾兄唐崐崘扇搅于外,聚众围城,敬绍谋为内应。事泄,在城兵执敬绍,白竖眼而杀之。竖眼怨恨而死。对此,傅山评价说:“竖眼为魏尽力于蜀,颇鞠躬间关也。以当时世界论之,敬绍图据南镇,有何不可?惜非其才,且与妾兄图之,宜其败也。从来有大志举事,断无与妻妾兄弟共事者。其事不成,竖眼耻之。至死,势也。若其有成,则竖眼之功名,亦老奴耳。”

北齐

傅伏,太安人,少从戎,以战功至大都督。北周武帝领军攻打北齐的河阴,北齐派傅伏自永桥夜入城。南城陷,被围二旬不下,救兵至,周师退。其后,傅伏被提拔为东雍州刺史。北周攻克北齐之晋州后,武帝招傅伏降,傅伏不从;北周攻克北齐之并州后,武帝以傅伏子世宽来再次招傅伏降,傅伏仍不从;北周武帝由邺成至晋周,第三次派人招傅伏降,傅伏闻北齐后主已被获,仰天大哭而后降。北齐军晋州之败后,有仪同叱干苟生,镇南兖州。周破邺,赦书至,叱干苟生自缢而死;还有宦官田敬宜,北齐后主之奔青州,派他出去探测情况,被周军所获,不屈而死。另外,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镇黄龙,北周武帝平齐,遣信招慰,高宝宁不受敇书。范阳王绍义在突厥中,高宝宁上表劝进。范阳王绍义署高宝宁为丞相。及卢昌期据范阳起兵,高宝宁引绍义集夷夏兵数万救之。至潞河,知周将宇文神举屠范阳,遂还据黄龙。所以,傅山评价说:“傅伏死不如叱干苟生、田阉敬宜,生不如高宝宁。”

二、 傅史下

唐诸傅

傅奕,相州邺(今河北临漳西南)人。唐高祖即位,拜为太史丞。其时,国制草具,多仍隋旧,傅奕上书言“承乱世之后,当有变更”,提出“改正朔,易服色,变律令,革官名”。他精通天文历数,对于当时佛教祸国殃民的状况,给予深刻的揭露和批判。武德七年(624年),他上疏请除佛法,指出:“西域之法,无君臣父子,以三涂六道吓愚欺庸。”“五帝三王,未有佛法,君明臣忠,年祚长久。”“今僧尼十万,刻缯泥去,以龙图阁待制知博州,卒,年六十一。

傅霖,青州人。少与张咏同学,傅霖不仕,张咏做官扬名后,求霖三十年不得,至是来谒。傅山对傅楫辞官隐居和傅霖始终隐居不仕行为,十分钦佩。傅山说:“两先生皆不可致之人,而傅先生犹奇,其得道而仙乎!”

傅察,字公晦,孟州济源人。中书侍郎傅尧俞从孙也。年十八,进士及第。时蔡京在相位,欲以女为傅察妻,被傅察拒绝。初为青州司法参军。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以吏部员外郎使金,途中遇所谓二太子斡离不者领兵至驿道,要傅察行跪拜礼,傅公晦据理驳斥,拒不跪拜,不屈而死。时年三十七岁,赐谥忠肃。傅山评价傅公晦说:“当时中国不振,奸奴主和,使衣冠士夫屈膝犬彘,习以为常。”“而公晦遂成奇节。”

傅伯成,字景初,吏部员外郎傅察之孙。少从朱熹学。隆兴进士,累官至集英殿修撰,知建宁府,进宝谟阁待制、知镇州府。景初未为谏官,但他却以谏诤为己任。其时,韩侂胄专国,与金和战相替,为害甚烈。礼部侍郎史弥远联合参知政事钱象祖及宁宗皇后杨氏密谋诛韩侂胄,以密旨告李壁及钱象祖,钱象祖欲奏审,被李壁阻拦,韩侂胄顺利被诛。这里,李壁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李壁在奉命使金过程中,有失臣节,被削三秩,谪居抚州。傅山认为,以诛侂胄之功抵使金之过,这是不对的。他说:“景初大概谏诤自任。李壁之谪,景初亦以诛侂胄与有功为争,过矣。”

傅伯寿,《宋史》无传,仅在相关部分有零星记载。《宋史》卷105《礼志》载,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重新确定从祀名人时,傅伯寿以著作郎的身份,参与其事。《宋史》卷212《宰辅表三》载:“嘉泰三年癸亥,傅伯寿自翰林学士除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 这时,傅伯寿已进入宰辅执政的行列。《宋史》卷202《艺文志二》载:“《光宗实录》100卷,并傅伯寿、陆游等修。”由此可见,傅伯寿是一位学识渊博的文人。由于事迹不详,傅山对傅伯寿,仅列其名,未加评论。

有宋傅家四人。四傅者,傅庆、傅翼、傅桧、傅高也。

傅庆,乃是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部下。四年,兀术攻常州,盗郭吉闻飞来,遁入湖。飞遣王贵、傅庆追破之。

傅翼,南宋抗金将领贾涉的部下。其时,忠义军首领石珪、杨德广叛宋为乱。贾涉派遣傅翼谕石珪等逆顺祸福,自以轻车抵山阳,德广等郊迎,伏地请死,誓以自新。其后,石珪军屡破金兵。

傅桧,杨巨源的亲校。杨巨源,有大志,善骑射,涉猎诸子百家书。南宋开禧三年(1207年),四川宣抚副使兼陕西、河东招抚使吴曦叛宋降金,自立蜀王。杨巨源有讨贼志,结义士三百人,给其钱粮,并集忠义人朱福、陈安、傅桧。诛吴曦事成,傅桧以受巨源派遣赴朝廷报告,载入史册;杨巨源亦以诛吴曦功,补朝奉郎,受到重用。

傅高,亦心中只有宋之人,因而博得傅山好评。

对以上四人,傅山评论说:“四人以功论之,岂不为末?其心则皆知有宋者也。皆知有宋,则皆知有中国者也。皆知有中国,则皆可以为人。可以为人,则姓谁即为谁家之人。而姓傅,故录之为傅家之人。” 谈到初为忠义军首领且有抗金业绩,但后来却阿附逆流并与杀害岳飞有牵连的傅选时说:“初,有傅选者,为两河忠义民兵首领。……及读岳珂《辩诬》曰:‘姚政、厐荣、傅选之流,以阿附而并沐累迁之宠。’则选固与杀武穆者耶?惜哉!选不得为人矣。故削之。”

傅慎微,字几先,宋末登进士,累官河东路经制使。被金兵围攻,率众迎战,兵败降金。后被金人所用,累官礼部尚书。由于傅慎微大节不忠,傅山对他极端鄙视,并将他驱出傅姓,归入金宗室完颜氏内。傅山说:“此复何论?是完颜慎微耳。”

傅立,据《万姓统谱》记载,傅立,德新人,通皇极数学,为集贤学士,有文名,卒,谥文懿。

傅起严 傅佐

傅起严,元汾西人,初为丞相缘,历西台治书,升中书左丞,谥号正献。《傅史》所载元代的傅严起,按《万姓统谱》和《尚友录》记载,应是傅起严。傅山对傅起严仕元极端鄙视,襄陵有傅起严墓志,以为古籍,傅山觉得“可笑!”另外,傅佐与孛罗帖木儿一样`,是元朝至正十二年(1552年),被“盗贼”杀死的。孛罗帖木儿,字国宾,高昌人。官襄阳路达鲁花赤,至正十一年,农民起义爆发,次年,攻克襄阳,孛罗帖木儿被执而死。傅山曰:“傅佐与孛罗帖木儿俱罪杀”,是罪有应得,“自当死”。

傅友德,宿(今安徽宿县)人,后徙砀山 (安徽砀山)。元末从刘福通起义军, 从明玉珍。玉珍不能用,走武昌从陈友谅。朱元璋攻江州,至小孤山, 友德帅部降,被朱元璋用为将。从常遇春援安丰,战鄱阳湖、征武昌,均有战功,授雄武卫指挥使。后奉命守徐州,败擒扩廓帖木儿将李二,进江推行省参知政事。洪武初, 从大将军徐达北上灭元,屡破扩廓帖木儿等。洪武十四年 (1381年), 以征南将军征云南,以功进封颖国公,加太子太师寻遣还乡。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蓝玉党狱爆发,次年,赐颖国公傅友德死。其子忠,尚寿春公主,以寿春公主故,录傅忠子彦名为金吾卫千户;颖国公女,为晋王朱棡世子济熺妃。

傅山在颖国公傅友德条下,录《兵学编》全文,其后曰:“国初书,但言颖公暴卒,皆不言死何所。今太原汾河西营村有傅国公坟,巍然一塚。冢四隅白杨大蔽数十丈。冢前有一小碣,高三尺许,是太祖御制赞公平蜀‘傅一廖二’之文,然其字鄙野琐细不足观,又颇似其子孙不欲没先人大功,私录其文以表于得罪后者。太原有傅姓卖酒家名某者,自言傅国公后,河西坟即其先坟,每为人言之,人亦不甚究其始末。今亦零丁,存一、二人耳,而世又无差役,何也?”

又说:“《傅国公谱》后云:公之子某,从正学学,靖难后遂奔晋。晋恭王妃,公女也。盖公之子依晋王而死于晋者之坟耳。后裔无知,遂谓为公坟也。然靖难之举在晋恭王既薨之后,公子奔来时当晋某时,傅妃已薨矣,不知当时何能容留,不见稽察也?”

由此可见,在傅山看来,今太原汾河西营村的傅国公坟,很可能是颖国公傅友德之子,靖难后奔晋,依晋王而死于晋者之坟。后裔无知,误认为傅国公之坟也。

三、 傅史补遗

东汉诸传

傅坚

《后汉书·五行志》:“永康元年八月,巴郡言黄龙见。时吏傅坚以郡欲上言,内白事以为走卒戏语,不可。太守不听。”傅山转录这段记事,显然是赞赏傅坚不信“瑞应”之类的妖孽。傅坚对这件事的由来作出了正确的解释,他说:“时民以天热,欲就池浴,进池水浊,因戏相恐‘此中有黄龙’,语遂行人间。闻郡,欲以为美,故言。”

傅福

傅福是东汉中期后人,其时外戚、宦官轮流专权,政治极端黑暗。延光四年(125年) 宦官孙程、王康等人, 发动宫廷政变, 拥立 11 岁的济阴王为顺帝,宦官势力大盛。顺帝即位后又扶植外戚势力, 顺帝永建三年(128年),选梁商之女入掖庭,阳嘉元年(132年)立为皇后,次年封梁商之子梁冀为襄邑侯,阳嘉元年,以梁商为大将军。到了永和年间(136—141年),外戚梁氏已经大权在握。傅山在评论傅福时,从《后汉书· 梁商传》中转录了这样一段话:“(永和四年)中常侍张逵、蘧政,内者令石光,尚方令傅福,冗从仆射杜永连谋,共谗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云欲征诸王子,图议废立”。

尚方令,皇帝周围的官员。中常侍张逵、蘧政,内者令石光,与尚方令傅福一起,联合仆射杜永,共同告发梁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图谋废立诸王子,请顺帝立案处置。但顺帝却说:“大将军父子我所亲,腾、贲我所爱,必无是,但汝曹共妒之耳。”结果,对张逵等为首者,全被诛杀,傅福亦在其内。由此可见,傅山转录上述一段话,旨在说明傅福等人的上疏击中了时弊。但顺帝未能采纳,结果导致外戚梁氏势力恶性膨胀。梁商死后,梁冀继其父为大将军, 与其妹梁太后先后册立冲帝、质帝和桓帝,专断朝政达二十余年。

晋诸传

傅祗 傅咸 傅宣

据《晋书·傅玄传》记载,傅咸,字长虞,刚节有大节,清泉侯 傅玄之子。傅咸袭父爵,官尚书左丞。傅咸对于始平中正李含因为秦王死后,“依台仪,葬讫除丧”受到贬职处理,上疏鸣不平。傅山对此举,十分赞赏。惠帝即位后,傅咸曾多次上书,指陈时弊。

傅祗,字子庄,性至孝,以才识明亮称。以讨杨骏功,封灵川县公,由右仆射迁中书监,官司徒。他明达国体,朝廷制度,多所经综。

傅宣,字世弘,傅祗子,尚弘农公主。惠帝时,以傅宣为左丞,不就,迁黄门郎。怀帝即位,转吏部郎,又为御史中丞。

从官位来讲,傅祗、傅咸、傅宣,都是傅氏名人。所以傅山都将他们补了进来。

傅晞

傅晞,《晋书》无传,只在《卞壶传》中提到,傅晞与贺循、谢端、顾景、丁琛,皆荷恩命,高枕家门,卞壶建议晋元帝起用他们。卞壶,字望之,弱冠有名,官广陵相。元帝镇建邺,召为从事中郎。出为明帝东中郎长史。遭继母忧,既葬,起复旧职,累辞不就。元帝遣中使敦逼,卞壶上疏曰:“今东中郎歧嶷自然,神明日茂,军司马、诸参佐并以明德宣力王事,壶之去留,曾无损益。贺循、谢端、顾景、丁琛、傅晞等皆荷恩命,高枕家门。”

傅山转引“傅晞等皆荷恩命,高枕家门。”说明其时傅晞本人,亦有皇恩在身,其官职和地位都不可低估,所以将他也补了进来。

傅末波 傅纯

傅末波,十六国时期前燕的将领。慕容韦,前燕国君,360—366 年在位。其时是前燕的政治比较稳定的时期。慕容韦之父慕容儁, 348—360 年在位。昌黎棘城(辽宁义县西北)人 鲜卑族。慕容儁乘后赵内乱、中原沦丧之机,于 352 年击灭冉魏,占有今河北、河南、山西、山东广大地区,与前秦平分了黄河流域。东晋永和八年(352年) 慕容儁称帝,建都邺城(河北临漳)。慕容儁死,其子慕容韦继位。东晋哀帝隆和元年(362年),慕容韦将吕護、傅末波攻陷小垒,以逼洛阳。

傅纯,东晋元帝时博士。西晋后期“八王之乱”,以东海王司马越独揽大权而结束。接着,永嘉四年(310年),内讧再起。东海王司马越会合许昌驻军,拥众 10 万,退到项城。永嘉五年三月,东海王司马越病死。 受其嘱托,王衍统军撤退,石勒追踪而至,包围晋军,10 余万人马、随军公卿大臣以及 18 个宗室亲王,全被坑杀,王衍被俘,哀求活命,遭到石勒怒斥,并令士兵将其处死。接着,石勒攻破洛阳,肆行杀掠,还挖了可马氏的祖坟,焚烧了东海王司马越的尸体。东晋元帝时,司马越妃要求招魂葬越,朝廷让治书御史袁环与博士傅纯商量意见。《晋书》卷83《袁环传》曰:“袁环,字山甫,陈郡阳夏人,魏郎中令涣之曾孙也。……元帝以为丹杨令。中兴建,拜奉朝请,迁治书御史。时东海王越尸既为石勒所焚,妃裴氏求招魂葬越,朝廷疑之。环与博士傅纯议,以为招魂葬是谓埋神,不可从也。帝然之”。

由此可见,名将傅末波在前燕的地位和博士傅纯在东晋的地位,都是很值得关注的,所以傅山将他二人补录了进来。

傅湛

傅湛,东晋时建安太守,以官职被录为傅氏名人。《晋书》卷9《孝武帝纪》载,东晋太元四年(379年)九月,“盗杀建安太守傅湛”。

傅遘

傅遘,后赵东曹掾兼左长史,石勒计杀王浚后,派傅遘去向刘聪报捷。傅山转录《晋书》卷104《石勒载记》:“遣东曹掾傅遘兼左长史,封王浚首,献捷于刘聪。”

石勒(274—333年),十六国时期后赵创建者, 319—333 年在位。山西上党武乡人,羯族。曾被西晋官吏掠卖到山东为奴隶,后参加汲桑起义, 任先锋, 兵败,投奔刘渊为辅汉将军、平晋王,拥众十余万, 永嘉五年(311年 )在苦县全歼西晋主力。他重用汉人张宾。接着,又和刘曜、王弥攻破洛阳, 诱杀王弥, 占据襄国(河北邢台)。建兴二年(314年),又计杀王浚,并派傅遘向刘聪报捷。

王浚(?—314年),晋阳人,初为西晋员外散骑侍郎。惠帝初年,党于贾后,迁宁朔将军、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他结好鸟丸和鲜卑,力图自保。曾率乌丸、鲜卑参与西晋的“八王之乱”。永嘉年间(307—312年),王浚击败刘琨,其势力扩展到冀州,图谋借助石勒势力称帝。而其时石勒和刘聪,也都在抢夺地盘、扩张势力。王浚结好鸟丸和鲜卑,对石勒和刘聪,都是一个严重威胁。

刘聪 (? —318) 十六国时期汉国国君,310—318 年在位。匈奴族,刘渊子。永嘉四年 (310年), 刘渊死,他杀兄自立。先后派遣刘曜、王弥等攻占洛阳及长安, 俘晋怀帝及晋愍帝, 建兴四年 (316年) 击灭西晋,成为天下最为强大的势力。所以,石勒计杀王浚后,派傅遘向刘聪报捷。

南北朝诸传

傅法宪

关于傅法宪,傅山仅书“见《南齐》《崔慧景传》”一句。

查《南齐书·崔慧景传》,崔慧景,字君山,清河东武城人。南朝宋时,为萧道成之部下,公元479 年萧道成代宋称帝, 国号曰齐 崔慧景被封为乐安县子,食邑300户,转平西府司马、南郡内史。明帝建武二年(495年),又加冠军将军;建武四年,迁度支尚书,领太子左率。永泰元年(498年),加平北将军,分军助戍樊城。崔慧景顿涡口村,与太子中庶子梁王及军主前宁州刺史董仲民、刘山阳、裴颺、傅法宪等五千余人进驻邓城。

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北魏与南朝齐之间展开了一系列争城夺地的战争。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六月 北魏孝文帝发冀、定、相、瀛、济五州兵 20 余万,号称百万,大举南下。王肃攻义阳,孝文帝亲自率军直指襄阳。次年正月,破新野,南齐湖阳 河南泌阳 )、赭阳等地的守城官兵,先后弃城而走。二月, 北魏军夺取南阳。三月,邓城一战,大败南齐崔慧景及萧衍所统援军。崔慧景逃遁,军主傅法宪战死,士卒死亡相忱。北魏孝文帝耀武襄阳后,凯旋而返。

傅泰

南朝梁敬帝太平二年(557年)庚午,广州刺史萧勃举兵反,傅泰为萧勃部将,后被梁敬帝派军讨伐,生俘。关于傅泰,傅山曰:“广州刺史萧勃举兵反,遣伪帥殴阳頠、傅泰、勃从子牧为前军。平西将军周文育讨之。三月庚子,文育前军丁法洪于蹠口生俘傅泰。”在这里,傅山用一个“伪”字,表明了对傅泰的基本看法。

傅文骥

傅文骥,魏徐州刺史卢昶之部属,魏宣武永平四年(511年)三月,即南朝梁武帝(萧衍)天监十年(511年)三月,南朝梁琅琊郡民王万寿以朐山降,魏徐州刺史卢昶遣琅琊戍主傅文骥率众据之。接着,南朝梁武帝(萧衍)派军围攻朐山,戍主傅文骥粮樵俱罄,遂以称降梁武帝萧衍。傅文骥由鲜卑建立的北魏,归顺梁武帝萧衍,所以傅山对傅文骥的降衍行为,未加指责。

傅灵摽

傅灵摽,北魏清河王怿之学官令。清河王怿之郎中令韩子熙,为怿所眷遇,及元叉害怿,久不得葬,子熙为之忧悴,屏处田野,每言王若不得复封,以礼迁葬,誓以终身不仕。后灵太后返政,以元叉为尚书令,解其领军。子熙与怿中大夫刘定兴、学官令傅灵摽、宾客张子慎,伏阙上书,为清河王怿讼冤。书奏,灵太后义之,乃引子熙为中书舍人,赐元叉死。

又东魏孝静帝兴和(539—542年)中,齐献武王作相,招怀荒远,蠕蠕既附于国,夸吕遣使致敬。献武王喻以大义,征其朝贡,夸吕乃遣使人赵吐骨真假道蠕蠕频来,又荐其从妹,静帝纳以为嫔。遣员外散骑常侍傅灵摽使于其国。夸吕又请婚,乃以济南王匡孙女为广乐公主以妻之。此后朝贡不绝。

傅默

傅默,北魏文成帝(452—465年)时人,官为侍郎。《魏书·高允传》记载,高允,字伯恭,勃海人。少孤凤成,博通经史。“时中书博士索敞与侍郎傅默、梁祚论名字贵贱,著议纷纭。允遂著《名字论》,以释其惑,甚有典证。”

傅洪

傅洪,东晋安帝(司马德宗)义熙十三年(417年)荥阳守将。北魏明元帝泰常二年(417年)二月,傅洪派遣叔孙建,请以虎牢降北魏,求军赴接。对东晋守将傅洪以虎牢降魏,傅山只是客观记述,没有指责。

傅世

傅世,北魏道武帝天兴二年(399年)四月,前清河太守傅世聚党千余家,自号抚军将军,反抗北魏。五月,被北魏征虏将军庾岳讨破之。

傅堆

傅堆,北魏孝明帝孝昌元年(525年)三月,齐州清河民崔畜杀太守董遵,广州民傅堆执太守刘莽反。青州刺史、安平王鉴讨平之。

傅标

傅标,北魏孝庄帝时(528—529年),朝梁武帝萧衍,使张皋写子昇文笔,传于江外。夏阳太守傅标使吐谷浑,见其国主床头有书数卷,乃子昇文也。子昇,字鹏举,太原人,晋大将军温嶠之后,受学于崔灵恩、刘阑博览百家,文章清婉,名扬海内外。

傅山说:“吐谷浑传,使于其国者,则傅灵摽也,当是一人。此或‘标’上加一灵字。”

傅晶

傅晶,北魏孝武帝(532—534年)时东清河人,永熙三年(534年)九月(《傅史》载“永熙二年(534年)九月”,误——引者注),东清河人傅晶杀太守韩子捷,据郡反。会赦,乃降。

傅和

傅和,东魏孝静帝(534—550年)天平四年(537年),即南朝梁武帝(萧衍)大同三年(537年),南朝梁益州刺史傅和请通好。东魏遣兼散骑常侍李谐、兼吏部郎中卢元明、兼通直散骑常侍李邺使南朝梁。

傅思益

傅思益,北魏孝静帝(471—499年)时人,官著作郎。其时,内秘书令,李冲建议推行三长制,即五家立一邻长,五邻立一里长,五里立一党长。邻、里、党长合称三长,其职责是校比户口、辅佐均田、监督耕作、征收租调、 征发兵役及力役,维持地方治安。对此,著作郎傅思益提出异议。后来,还是采纳李冲建议,遂立三长,公私便之。

傅毗

傅毗,北魏渔阳史官。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崩,世宗践祚(500—515年),李彪自托于王肃,又与邢峦诗书往来,迭相称重,因论求复旧职,修史官之事,肃等许为左右,李彪在上书中提到傅毗为北魏时渔阳史官,其文曰:“今大魏之史,职则身贵,禄则亲荣,……而故著作渔阳傅毗、北平阳尼、河间邢产、广平宋牟、昌黎韩显宗等,并以文才见举,注述是同,皆登年不永,弗终茂绩。”

傅怀德

傅怀德,北齐洛州秀才。北齐文宣帝(高洋)天保七年(556年),诏令校定群书,供皇太子。樊逊与洛州秀才傅怀德等十一人同被尚书召共刊定。时秘书府书籍纰缪者多,刊定后,凡得别本三千余卷,五经诸史,殆无遗阙。

唐诸传

傅八,唐朝诗人。傅八赴江南时,李白与诸昆季为其作江南序。傅山将江南序的标题与序文,全都抄录了下来。原文如下:早夏于将军叔宅与诸昆季送傅八之江南序

《易》曰:“观乎人文,以化长天下。”穷此道者,其为傅侯耶?侯篇张警新,海内称善,五言之作,妙绝当时。陶公愧田园之能,谢客惭山水之美,佳句籍籍,人为美谈。前许州司马宋公,蕴冰清之姿,重傅侯玉润之德,妻以其子。凤凰于飞,潘、杨之好,斯为睦矣。仆不倭也,忝于芳塶,宴同一筵,心契千古,清酌连晓,玄谈入微。欢携无问,旋告睽折。将军叔,雄略盖古,英明东神。天王贵宗,诞育贤子。八龙增秀以列次,五色相辉而有文。会言高乐,晓饯金门。洗德絃觞怡颜,朱明草木已盛。且江嶂若画,尝盈前途,自然屏间,坐游镜里。行道霞月千里,足供文章之用哉!征帆空悬,落日相逼,二季挥翰,诗其增焉。

傅蔼,唐朝诗人。傅山将《淮海对雪》赠傅蔼诗,全文录了下来,原文如下:

朔雪落吴天,从风渡溟渤。梅树成阳春,江沙浩明月。兴从剡溪起,思绕梁园发。寄君郢中对歌,曲罢心断绝。

宋诸传

傅汶,宋人,字元鲁,其父名儜,宣和进士,官茶司干办公事,汶以父荫补官。他为政清明,政绩突出。傅山依据《尚友录》十八记载,列举了这样几件事:汶,初调清流县尉捕盗,改知将乐县,后以副职调广州。其时司马光之曾孙司马伋为帥,以捕盗臓满三狱,申审复奏,敇淹数月为虑。汶曰:“容某以三日办之。” 帥以为喜。汶退,召狱吏具见,禁劫盗分三类引鞠,具得其情。知贵州,郡僚月俸积压。汶至,即拨钱还之。帥张南轩闻之曰:“只此一节,即见施为。”遂率部使者交荐司马伋。召还,亦力荐之,遂除提举江西茶盐,继知德庆府,所至以仁政称,终官朝议大夫。

傅瑾,宋人,字公宝,汝阴人。傅山对他十分推崇,将《尚友录》记载转录了下来:“(傅瑾)任蔡州助教,力学博记,尤邃字韵。奉先克孝,与邻善施。尝教李端愿尚名节、养器识为先。有《字林补遗》十二卷,《音韵管见》三卷,《闻见录》十卷。有《端愿墓序铭》。”

傅瑾,南宋宁宗庆元(1195—1200年)进士,字承仲,晋江人。官惠州教授,后知循州。傅山对他的政绩很欣赏,据《万姓统谱》记载,说他“历知循州,民怀其惠”。

傅彬,北宋时与秦观有书信往来并受到秦观尊重的一位学者。傅山通过秦观给傅彬的一封回信,烘托出傅彬是一位在社会上很有影响的文人。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扬州高邮人。慷慨溢于文词,举进士不中。强志盛气,好大而见奇,读兵家书与己意合。见苏轼于徐,为赋黄楼,苏轼称他“有屈、宋才”。又介其诗于王安石,安石称赞他的诗“清新似鲍、谢”。轼勉以应举为亲养,始登第,调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元祐(1086—1093年)初,轼以贤良方正荐于朝,除太学博士,累官至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官。绍圣(1094—1097年)初,坐党籍,出通判杭州,屡贬至雷州编管。元符三年(1100)从雷州放还,途中死于藤州,时年五十三岁。他是宋代婉约派词人,为苏门四学士之一,他长于议论,文丽而深思,有《淮海集》传世。傅山将秦观给傅彬的回信,全文转录了下来,其文曰:

答傅彬老简:彬老足下:昨奉手教,所以慰诲甚勤,并蒙录示寄苏登州书,并题眉山集后。尊贤善道,发于诚心,词旨清婉,近世所希见也。发涵展读,殆不能释手。钦想高风,益增企系,屡迫贱事,修报后时,悚愧何已。然仆昧陋,不能冥晓盛意,中间有未然处,辄为左右具言之。惟阁下恕其僭易,幸甚!幸甚!阁下谓蜀之锦绮,妙绝天下,苏氏蜀人,其于组丽也,独得于天,故其文章如锦绮焉。其说信美矣,然非所以称苏氏也。苏氏之道,最深于性命自得之际,其次则器足以任重,识足以致远,至于议论文章,乃其与世周旋至初者也。阁下论苏氏而其说止于文章,意欲尊苏氏,适卑之耳。阁下又谓三苏之中,所愿学者登州为最优,于此尤非也。老苏先生,仆不及识其人,今中书、补阙二公则仆尝身事之矣。中书之道,如日月星辰,经纬天地,有生之类,皆时仰具高明。补阙则不然,其道如元气行于混沦中,万物由之而不知也。故中书尝自谓吾不及子由。仆窃以为知言。阁下试赢数日之粮,谒二公于京师。不然,取其所著之书熟读而精思之,以想其人,然后知吾言之不谬也。文翁哀词,杼思久矣,重蒙示谕,尤增感怆。时气尚热,未及晤见,千万顺时自爱,因风无惜,以书见及,幸甚。

傅宿:南宋爱国名将岳飞之孙岳珂所撰《桯史》卷六“铁卷故事”,记载了南宋初“苗、刘兵变”后,郎官傅宿以斡旋给赐铁卷有功,升迁之事。傅山以赞颂的语气摘要节录了此事。

“苗、刘兵变”发生于建炎三年 (1129年)初,是苗傅、刘正彦以兵逼宋高宗退位事件。 建炎三年正月,金军攻占东平、济南、徐州后,直指扬州, 企图消灭宋朝。二月初三 宋高宗仓皇逃离扬州,经镇江、常州、吴江、秀州 浙江嘉兴 ), 于二月十三日抵达杭州。宋王朝不战而逃,引起公愤。宋高宗迫于舆论,于二月二十日在杭州罢去逃跑求和的宰相黄潜善、汪伯彦之职。三月初一、初二,接连任命王渊主管军事,朱胜非为宰相。王渊系高宗亲信,在这次大逃退中负有重要罪责。王渊有责反而高升,军民不满。在杭州的扈从统制苗傅, 串通御营右军副都统制刘正彦,利用军民对宋高宗、王渊的不满情绪,发动兵变。三月初五,苗、刘率领各自掌握的精兵数千人,设伏擒杀王渊, 包围行宫,胁迫宋高宗退位,要求传位给皇子赵旉,由隆祐太后垂帘听政。宋高宗无奈,只得当众宣布“禅位于皇子,请太后同听政”, 自己同时退位。宣布后, 苗、刘兵撒行宫。隆祐太后听政,改建炎三年为明受元年。史称“苗、刘之变”或“明受之变”。

宋高宗退位 隆祐太后听政后,实权掌于苗傅、刘正彦之手。苗、刘同样不主张抗金,失去军民拥护。 在杭州外地的文臣吕颐浩、张浚,武将韩世忠、刘光世、张俊等秘密串联,决定以武力包围杭州, 攻伐苗、刘,恢复宋高宗帝位。苗傅、刘正彦眼看兵临城下,被迫同意复宋高宗帝位。苗、刘自知逼君罪恶难舍,遂支使部属张魁为其请赐铁卷。宰相朱胜非,谥号忠敬,随即取笔判奏行给赐,令所属检详故事,如法制造,不得住滞。苗傅、刘正彦大喜,是夕遂引遁。四月初一 宋高宗正式复位 隆祐太后撤帘,复用建炎年号。明日将朝,郎官傅宿扣漏院,白急速事,命延之入。宿曰:“昨得堂帖,给赐二将铁卷,此非常之典,令可行乎?” 宰相朱胜非取所给帖,顾执政秉烛同阅,忽顾问曰:“检详故事,曾检得否?”曰:“无可检。”又问:“如何制造,其法如何?”曰:“不知。”曰:“如此可给乎?”执政皆笑。宿亦笑曰:“已得之矣!”遂退,论功,傅宿迁一官。宋高宗从退位到复位,前后仅 25 天。韩世忠领兵到杭州后,随即追捕苗、刘。刘正彦在福建浦城、苗傅在浦城之南的建阳被活捉。同年六月初六 苗傅、刘正彦在建康被处死。“苗、刘之变”结束。

傅存:宋代基层政权中负责记事的押衙。《江行杂录》载“小说闻记”:“李龟寿,刺晋公者,公待龟寿以不死,遂命元从都押衙傅存录之。”

傅珏:南宋时人,以相术名,官至右班殿直,监博州酒。岳珂撰《桯史》卷九“状元双笔”记载了此事。傅山转录如下:“内黄傅珏,以财雄大名。父世隆,决科为二千石。珏不力于学,牟鶡碌碌下僚,独能知人,尝坐都市,阅公卿车骑之过者,言他日位望所至,无毫发差。初不能相术,每曰:“予自得于心,亦不能比也。”尝寓北海,王沂公曾始就乡举,珏偶俟其姻于棘围之外,遇之,明日以双笔要而遗之曰:“公必冠多士,位宰相,他日无相忘。”闻者皆笑,珏不为怍,遂定交,倾资以助其用,沂公赖之。既而如言,故沂公与其二弟以兄事之,终身不少替。珏死明道间,官至至右班殿直,监博州酒。其孙献简尧俞,元祐中为中书侍郎,自志其墓。《内黄志》亦载之。

傅行简,南宋文人,著有庸医王涇。岳珂撰《桯史》卷九“王涇庸医”一节中,提到傅行简著有庸医王涇。

傅选、傅纯:二位皆为宋代文人,喜欢写赋。傅山说:“《赋苑》有傅选《槐赋》、《蚊赋》,傅纯《雉赋》,皆仅仅数句耳。”

金诸传

傅霖,按《顺天府志》记载,霖,玉田人,第进士,累官至崇义军节度副使,行部临潢遇敌战没。子辅之,亦第进士,受荥阳令。元兵压境,抗节不屈死。傅山对他们父子,十分赞赏。

元诸传

傅常,按《万姓统谱》记载,字仲常,铅山人,举进士调余姚判官,奉命御海寇,以身殉职,傅山对他十分钦佩。

傅严起:汾西人,元朝宰相。傅山没有指责他仕元,还说他“多著勋绩”,但《元史》没有傅严起传,仅在宰相年表中列有其名。傅山将《万姓统谱》的记载,转录如下:“傅严起,汾西人。初为丞相掾,历西台治书,昇中书左丞,多著勋绩,谥正献。”

傅立:元朝学者,傅山将《万姓统谱》的记载,转录如下:“立,德兴人。通皇极数,为集贤殿大学士,有文名。卒,谥文懿。子严卿,为秘书少监,集贤直学士。”

傅若金:元朝学者,傅山对他很欣赏,将《万姓统谱》记载,转录如下:“若金,新喻人。少贫,刻励于学,能文章。尝游京师,虞集见其诗,大加称赏。揭傒斯亦称其诗高出魏晋,下不失于唐。”

傅定保:元朝著名学者,傅山以十分钦佩的语气,将《万姓统谱》的记载,全文转录了下来:“傅定保,晋江人。六岁能解大学。大德初,用荐为漳州学正,首以《太极图》、《西铭》讲说,听者悦服。号‘古宜先生’。”

傅斯正:元朝临川人,能饮酒高歌,傅山颇为欣赏,特将《涵史》上编卷七十二记载,转录如下:“金华吴莱,北游燕赵,遇战争,都会之地,辙驻马引望。与当塗李翼、余姚方九里、临川傅斯正贳酒高歌。天寒风急,毛发上竖也。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