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参天之傅

以日影测时原理制作并应用的傅,是中华上古文明的一颗晶莹璀璨的明珠。

 
 
 

日志

 
 

(转)当今世界的最大骗局--甲流  

2010-01-18 00:20:43|  分类: 政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盟理事会卫生委员会全体投票通过任命德国医生、流行病学者沃尔夫根·沃达格组成一个专门委员会,对部分大制药公司在这次被夸大的甲流疫情对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政府施加影响并从中牟取暴利的事实进行彻底调查。
    
    荷兰、德国等国议会也建立了专门调查委员会,对甲型流感和疫苗等有关事宜、特别是有关跨国医药公司在这场被称为全球“大流行病”的真相展开调查,法国舆论对政府防控甲流方式和做法也产生越来越大的疑问。

制药公司手眼通天
    
    另一个令沃达格产生怀疑的地方,是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要打两次疫苗才能抑制甲流病毒。这在以前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沃达格发现,出现这种局面与大制药公司与各国政府间达成的某种协议有关。沃达格称,2005至2006年发生禽流感时,国际间就已经流传可能出现“大流行病”的说法。当时,大制药公司承诺及时对新病毒进行研究,而各国政府则许诺及时购买这些产品。然而问题是并没有出现任何大流行病。因而到了2009年便有人将这场并不那么严重的甲流说成是大流行病。对于大制药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发横财的机会。
    
    沃达格领导的委员会目前正在全力调查大制药公司是如何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政府施加影响,使他们掉进这个陷阱的。法国显然是最大的“冤大头”。大制药公司从一开始就向法国政府施压,要求尽快预订疫苗,否则无法及时供应。当时法国按千分之一普通流感死亡人数计算,认为袭击全部人口的甲流有可能造成4至6万人死亡。因此法国政府便向制药公司让步,订购了天文数字的疫苗,而且是按必须打两针疫苗的量来订购的。一般而言,并不需要对全体人口进行疫苗注射,因为30%至50%的人口免疫后就能够防止大流行病的出现。但法国不但按人口全体数量购买,而且还多订一些以弥补药品过期而产生的损失。实际上到去年6至7月份欧洲部分发达国家就发现,甲流并不是那么可怕。比如医学家发现,五分之四的人在接触甲流病毒后会自生抗体,并自愈,根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法国医务人员估计多达2000万法国人实际上已经接触了病毒但没有发病,从而产生了免疫力。统计证明,法国甲流仅死亡近200人,而季节性流感每年至少造成6000法国人死亡。显然,法国政府做过了头。
    
专家学者也被“收买”?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做过了头可能比准备不足要好。但问题是,法国舆论认为,法国政府内有关卫生和流行病问题专家与各大制药公司有关千丝万缕的关系,很难保证他们不是受到制药公司的影响。事实上,沃达格领导的调查委员会正在调查这方面的情况。很多迹象显示,制药公司就像石油公司、军工公司一样,在西方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压力集团,他们能够左右一国政府的卫生政策走向,甚至左右国际卫生组织的政策制定。法国有一个专门委员会审查在法国合法上市的药品。调查人员发现,在这个委员会工作的专家,几乎都曾经是各大制药公司的工作人员。沃达格委员会也将对大制药公司如何通过媒体进行虚假流行病传播进行调查,特别是那些所谓有“专家”、“学者”是如何在大制药公司支取薪水,然后为大制药公司进行舆论炒作的。沃达格表示,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很多人是被“收买”的,尽管不一定是“直接”收买,但“有一千种方式可以影响这些专家学者的证词”。

         

    这一大丑闻的暴露,令法国舆论进一步对一些压力集团主导下的所谓“全球性问题”更趋保守和怀疑态度。特别是当这些问题涉及巨额财政利益的时候。问题是沃达格委员会能否真正将调查进行到底,将这场骗局的谜底全面揭出来。在大制药公司目前几乎一统天下的局面下,有多少专家、学者能够站在全世界人民利益的立场上来说真话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